奇迹之地 — Maningrida

 

在距离达尔文550公里的西部领域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开始走向昌盛的贸易区。在Arnhem Land的沿海地区的村落,现在那里大约有17种不同语言的宗族在那里安家。在如此古老的大地上,各个区域不同的宗族本是讲着不同语言的,但自从殖民主义开始, 越来越多的澳式英文开始被本地人运用。

我们的飞机即将到达Maningrida艺术中心,飞机跑道的西侧是利物浦河,从飞机上鸟瞰,感觉飞机像鳄鱼一般在滑行着。来自西面的海风一直吹着,凉凉爽爽。这区域的东区时常有东风,所以飞机如何降落都是平稳的,这次的180型尾翼飞机上,降落表现却非常不理想,一直在颤动着。

来自欧洲的卡尔,就住在候机楼的另一端。当他不在机场工作的时候,他经常向身边的人大吼大叫,或者偷偷的塞给孩子一些零食。他总把这些小零食藏在他的收货柜台后面。

Maningrida艺术与文化的馆内非常大。馆场被有着巨大的雕塑支撑,树枝被编制成了一面面的墙。馆内的公事包括了管理、采购、包装、船运与航运。

轰轰响的载车从远处迷你的身影直到——到你面前变成如此的庞然大物。这些车一般是去由画家、雕塑家和织布工自发组织的艺术中心载货与卸货。艺术家们把树皮画、漂亮篮子、雕塑、空心圆木——这里有大量的美到极致的艺术品。

丽娜是经营当地苗圃生意的女老板——生意非常兴隆。她经常为本地艺术家们提供创作原材料,她给我们看了哪些树木是用来做雕塑的,哪些是用来做树皮画。我们穿过了草地和树林,不远处的水塘闪烁着水光,鸟儿们掠过树干,轻轻点过水面,这画面梦幻极了。

离尘土飞扬的小路不远处,到处都是缠绕成死结的树叶,新鲜的嫩芽,路边有几米长的灌木丛,每隔一段时间,树林中就会经受火灾和雨水的洗礼。我站在这里静静的呼吸着带着桉树香气的空气,鸟儿在树枝上诉说他们的故事。

Leila经过专业的训练,她快速的从树上剥离了一块树皮,她轻轻的将其向后剥离,如同经验老手一般轻轻的将其潮湿的一面剥落。剩下的材料,她将它们拼接与缠绕在一起。好像就此它们就变成了永恒的艺术。在设计中,他们会用自产的颜料,在这方面,我会推荐你去查看一些关于Arnhem Land的艺术书籍,《土地编织者》,作者是路易斯哈比。(Louise Hamby)

这片土地是创造和延续文化的温床,挑战、决心、改变都是这个地方的个性的一部分。Maningrida是一个多层次的地方,有过它曾经的挫折,它却将自身再次创造。只要我们在博物馆或国家美术馆还能看到来自Maningrida的艺术,或者亲身去体验那里的氛围与文化,我们就永远的明白Maningrida是多么的一个令人惊叹的地方。
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